歪頭照一張,我的口愛渾然天成⋯

嗯,不用裝都很口愛,我就是這麼帥氣迷人呀⋯

我那時眼睛還是藍綠藍綠的,額頭上還有麥當勞標誌,特別裝出楚楚可憐的樣子,因為我馬麻是帶著心機來的嘛!所以我也跟她耍一下心機。這是她第二次來看我,跟把拔兩人傻里瓜雞的跑到宜蘭來,我那時還在喝ㄋㄟㄋㄟ,長得頭好壯壯,比其它四個兄弟姊妹還大得多。馬麻和把拔跟我們大夥玩了一個多鐘頭,算是上道的傢伙。她偷偷把我抱起來,我覺得她聞起來香香的,抱著我看窗外的風景也挺愜意,深深吐口氣,就讓你抱吧,歐巴桑。

後來,他們就在我脖子戴上米色的緞帶,聽說就這麼決定我是他們的小孩。馬麻偷偷告訴把拔,只有這傢伙抱起來全身軟綿綿,還嘆口氣,個性非常之好,其它兄弟姊妹死氣掰咧的叫,還全身硬挺絲毫不懈怠,我喜歡這傢伙!

原來馬迷是個感性凌駕理性的人,歐巴桑,算你有眼光啦!




---------以前文章比較短,囉唆幾句充場面之分隔線-------------

Q比是那胎小貓中長得最肥最圓的傢伙,個性又出奇的好,我和鐵蛋都一見他就笑。

現在他也還是像小時候一樣,抱著看風景可以看許久許久。還是頭好壯壯,渾身充滿喜感。

那日Karen阿姨久別重逢看到他說:「阿肥,你怎麼變得沒有腰身,你的狗公腰呢?」

阿姨,他是貓呀,關狗什麼事呢?



blu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