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藏文課 

和黑貓大王、阿蕊一起去學藏文

年紀大學新把戲,三人在課堂上面面相覷

好難啊

大王在課堂上因為諸多的音調變換而恍神


老師人好又浪漫,小老師也熱心沒話講

殷殷囑咐,回家要復習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寫信,打電話,約時間惡補

所以在這樣的溫情攻勢和自我期許下

最近幾乎每天都在那裡學鸚鵡說話


想到學生時代三年日文課的荒唐蹉跎

那時老師教到複雜的上五段與下五段動詞

腦子完全打結,也可能是年少不懂事沒毅力

於是二話不說棄械投降,落跑蹺課去也

當時不知道以後日子會轉什麼彎

怎麼也沒想到日後每年都會去日本

現在只能用從日劇學來的稀落日語

勉力點菜佐以微笑與比手畫腳

真是千金難買早知道

 

年紀大學語言真的比較難

眼睛容易痠,腦子記不住,耳朵聽不清

人容易累

但這時候比年輕時多了羞恥心(誤)

而且當時一起蹺課的大王都奮起了

我切切不能再蹉跎

真的




blu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