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湖某大醫院外的馬路邊上,公車站候車亭

坐著輪椅的老太太約莫七十多歲,罩在醫院的綠袍子外頭,是件臨時搭湊的花花綠綠毛衣

看起來並不顯老或病,但也許是因為今日陽光過分燦爛

將一切衰老頹敗或淒離苦痛,都用金光給掩飾了


緊靠著老太太後頭坐著,是個纖細的女子

穿著一身黑,細肩帶背心外頭裹著薄毛衣

露出優雅似舞者的鎖骨和美麗的頸項

在大眼鏡後,清秀但略帶歲月痕跡的眉頭深鎖

一隻手搭著輪椅,另一手夾著煙

目光凝視著公車來的反方向,然後輕輕抽口煙

吐出的煙霧似乎帶著歎息

無言的,一聲接一聲


老太太不知說了些什麼,臉上的老人斑隨著表情誇張的動著

女子回過神湊到她耳邊回話,眉頭舒展開來

將手中的煙給捻熄

然後老太太拿起手中的水瓶,咕嚕嚕喝了一大口轉手遞給女子

原來是可樂,女子接過也順勢喝將起來

 

老太太眉飛色舞繼續說著,臉上盡是孩子似的生動表情

把女子逗得笑了,忘卻方才思索的道理和沈重的枷鎖

忘卻老與病,稍縱即逝的幸福和短暫如曇花的青春

她傾身往前,臉緊緊貼著老太太的臉,用力抱住她的肩頭

 然後開懷而笑

那瞬間的幸福,明晃晃讓人張不開眼

一如今日春陽這般燦爛






blu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