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vangasana.jpg

sarvangasana, shoulder stand理想中的姿勢應該長這樣

圖片來源:http://www.yogamind.com/asana/shoulderstand.shtml


● 今年最後一個月圓之夜,月極圓,天極冷,在家默默做了一套Shoulder Stand。但近來自覺能量衰微人疲憊,沒有多餘的旺盛能量需要平衡,不過,還是希望能一覺到天明⋯


● 項塔蘭裡,主角林對於突如其來、難以招架的巨大傷痛的描述:「刺客般的悲痛」,十分貼切。這半年,我常被這樣的悲痛襲擊,然而最近,那刺客變成小偷,偷偷摸摸的潛伏靠近


●  修法,球比不管在哪裡一定會到我的座前摩蹭陪伴,然後靜靜的在我的梵音中睡去


● 對於「失去」的真實感,總要一段時間才會真的從心底確認;或是這樣說,其實心底是確認了,但那個實在感還不存在


● 太陽很大,藉著陽光的熱度把骨子裡的寒意驅離。在湖邊快步走了3.5公里,對於不愛走路的我來說,像是用太陽能充電,而我確實覺得暖了起來


● 夢境。近來其實夢做得少了,但這一夢卻清晰可循。去非常遠的地方探望老太太(夢裡她住在一個療癒的祕境裡)有鐵蛋跟我、大哥大嫂和姊姊。那是個白色安靜的場所,我們並不難過、擔憂或煩惱,像是遠足般在這裡看看她,然後彼此靜靜閒適的聊著。地方很遠,他們叫我騎小摺回港口搭飛機(夢裡是沒有邏輯的)鐵蛋知道我沒有方向感,要我跟著大師兄慢慢騎,誰知道大師兄一轉眼就騎得不見人影。我慢慢找路,感覺來到鴨梨洲(在香港),循著路騎到一處展覽場所。逼不得已跟著看工作人員卸貨準備佈置場地,有五顏六色的巨大花草、昆蟲、動物,我像是來到異想熱帶花園世界裡。用英文跟身旁的人問路,沒想到她會說國語,旁邊的工作人員聽到我要去港口說:「不可能,這段路是高速公路,你怎麼能騎車?」我心很急,怕來不及跟鐵蛋在港口會合,然後就醒了。老太太在夢裡沒有說話,就只是靜靜的躺著


● 消費券長得好像大富翁的玩具鈔票。還沒空去把它們花掉來振興經濟,但情緒已經先振興了


● 過年。年前才送走老太太,那個失去的真實感逐漸浮現,被緊縛住的情緒找不到宣洩的出口。所以這個年,鐵蛋病了,照顧老太太的Yunti病了,沒有準備什麼年菜,拿掉門口張貼的春聯,隔壁楊家玩著西巴辣的喧鬧聲,是我們唯一的年味


● 今年的盆花,提醒插花的佳靜要「恬澹素雅」,然後就交給她處理。白色的桔梗和綠色繡球花,不知名像鈴鐺的白色小花一串串,厚實深綠的葉片,幾支淡綠的枝葉聳立於旁。過了兩天,藏在後頭的黃色鬱金香悄悄開花,又過了三天,素淨的白色孤挺花悄然綻放。如果有主題,我想佳靜用了「思念」⋯

09春花

 

● 去配眼鏡,因為鏡片早就刮花了。這是新年新希望的第一項。重新驗了光,赫然發現原本兩眼視差竟然持續擴大,也就是說,我比較瞎的左眼更瞎了,舊眼鏡度數不敷使用,大部分時間都依賴我強壯的右眼窺探世界。如此一來,竟讓右眼疲累不堪,真相大了個白,既不是眼睫毛太長(還為此拔掉眼頭上下睫毛),也非眼下肌肉鬆弛(為此買了昂貴3D拉提霜來拉提)而是右眼太累⋯


● 這年是過了呀。。。


blu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